黨產訴訟藍綠各有輸贏 雙方律師爆紅

黨產訴訟藍綠各有輸贏 雙方律師爆紅

國民黨連五勝,能領先到底?
行政院不當黨產委員會與國民黨大打訴訟,國民黨連得五勝,不過黨產會律師也拿到三勝。黨產大戰至此,雙方律師團頓成媒體寵兒;在前期訴訟如火如荼的情況下,顧立雄若「技癢」親上火線打官司,這齣黨產法庭劇碼想必會更加轟動。
侯柏青

國民黨為護產大打訴訟,而國民黨先在黨產會首次凍結帳戶的訴訟上取得兩勝,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近日也裁定停止將中投、欣裕台股權移轉國有,讓國民黨再連下三城,取得五勝;不過值得注意的是,法院亦同步駁回國民黨聲請的三起停止執行案,黨產會律師也算拿到三勝。
這起你來我往的黨產訴訟上,雙方律師團頓成為亮點,這一戰讓國民黨委任的協合國際、建業、李永裕法律事務所爆紅;也讓黨產會委任的元貞聯合法律事務所成為網民熱搜對象。

建業律師智取勝訴

行政院不當黨產委員會九月二十日發函永豐銀行及台灣銀行,凍結國民黨在永豐銀資金以及台銀支票,讓戰線從政治延伸至法院。除了官司本身,大家最好奇的恐怕是,國民黨到底找了那些律師護盤?
答案揭曉,原來國民黨是委任建業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張少騰出馬,他先發函銀行及黨產會,再到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聲請停止執行,無縫接軌地尋找到法律程序瑕疵,在訴訟上先奪下兩勝,速度之快讓大家眼睛一亮。
但黨產會也不是好惹的,補足程序瑕疵後二度凍結國民黨帳戶,逼使張再度求助法院。本月十三日,他帶著同所律師文大中,與黨產會委任律師魏潮宗在法庭上展開激辯。
張強硬指稱,發薪水是「法定義務」,國民黨不須事先申請,黨產會另訂許可辦法,要求先經核准才能動支,於法不合;他祭出哀兵政策希望說服法院解凍帳戶,他指出,國民黨雖向北市府遞送解雇計畫,但生效前每月仍須發放四千萬元薪水,「帳戶被凍導致發不出薪水,不是又害國民黨被罰嗎?」另一名新秀文大中則趁勢補刀,痛批執政黨搞清算,恣意、草率、規避法律原則。
張少騰火力猛,中投委任的協合國際法律事務所,代表出庭的律師谷湘儀、曾至楷法庭上表現亦讓人驚豔;而來自同一家事務所,由資深法官轉任的知名律師談虎、朱漢寶,則穿梭在黨產聽證會及法庭上,協助國民黨解套。

中投、欣裕台律師不好惹

谷湘儀強悍地告訴法官,中投股權若移轉國有,可能馬上會改派董監事,淪落到標售等下場,她更猛K《黨產條例》違憲,並抨擊黨產會刻意省略調查程序,處分過程不合法。曾至楷則質疑,這種情形並非對造律師宣稱的「經營權爭奪戰」,中投有十多家子公司,如果被標售,國民黨就算打贏官司,損失要怎麼算?
曾在本屆總統大選幫助國民黨總統參選人、新北市長朱立倫從特偵組「換柱案」中脫身的知名律師李永裕,身兼中投、欣裕台董事及代表律師。他拿著行政院的新聞稿來打臉黨產會,強調行政院早就設定標售兩家公司。他激昂地說:「黨產會不但是處分有爭議,連《黨產條例》都有問題,欣裕台是合法納稅的公司,要錢卻得跟黨產會申請,這合理嗎?」
無疑的,國民黨律師團提出的諸多主張說服了法官,八天後,法院就裁定停止執行(移轉股權)。黨產會正為了是否抗告傷神時,締造連勝佳績的行管會主委邱大展罕見鬆了口氣,還揶揄黨產會主委顧立雄:「已經三連敗了……是不是要考慮下台!」

黨產會律師小輸,表現不賴

反觀另一造,黨產會委任元貞法律事務所知名律師高涌誠,以及蔡易廷應戰;另找來新秀律師魏潮宗對抗國民黨,雖然顯得人單勢孤,但表現毫不遜色。法界人士分析,法院裁准國民黨三項聲請,卻也駁回另外三項,黨產會只能算是小輸。
擅於在媒體上發言的高涌誠,面對國民黨的律師陣仗沒有懼色,反而不時在法庭上抓住機會嗆對方:「就是像是吸鴉片一樣(指中投、欣裕台長年挹注國民黨),這就是吸毒,吸毒是原有的權利嗎?」他也將「股權移轉國有」巧妙形容為公司經營權糾紛,認為移轉股權對公司沒有損害,故事鋪陳讓法官眼睛一亮。
而坐在高涌誠隔壁的蔡易廷,則炮轟對造講不清楚受到什麼損害,還強調中投和欣裕台沒權利提告,他更說,國民黨手上的可用資金還有十多億元,「不能拿威權時代的錢,來做民主國家的政黨競爭!」
在另一庭上陣的魏潮宗顯得初生之犢不畏虎,他怒批:「政黨不能坐吃山空,只用眼前資金運作總有見底的一刻,長期籌措資金才是正軌。」而國民黨已申請複查,應完成訴願程序再提訟,也可以向黨產會申請動用資金,中投與欣裕台提的計畫,黨產會都准了,因此質疑「國民黨為何捨棄申請而直接提告呢?」一席話讓法官不時點頭。
在這起訴訟中,不可諱言的,國民黨律師團的氣勢略占上風,而雙方律師團在法庭唇槍舌戰非常精彩,也讓這些律師成為媒體寵兒;在前期訴訟如火如荼的情況下,顧立雄若「技癢」親上火線打官司,這齣黨產法庭劇碼想必會更加轟動。

新聞來源:https://www.new7.com.tw/NewsView.aspx?t=08&i=TXT20161222111056F8S